法律咨询热线:136-7518-9053

您现在的位置是:天平法律网 > 成功案例 > 正文

民间借贷纠纷

来源:网络 作者:李天平 时间:2016-03-14

河北省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张商初字第11号

原告:戴红俊。

委托代理人:王全成,河北鸿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剑鸣。

被告:张家口市天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张家口市桥东区。

法定代表人张拥军,该公司经理。

上列二被告委托代理人:席建军,河北震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宋天骅。

委托代理人:李天平,江苏东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戴红俊与被告张剑鸣、张家口市天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宇公司)、第三人宋天骅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戴红俊的委托代理人王全成,被告张剑鸣、天宇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席建军,第三人宋天骅及委托代理人李天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戴红俊诉称:2013年9月4日被告张剑鸣向我借款1870万元,被告天宇公司是该借款的担保人。至今未偿还借款。请求判令:二被告连带给付借款本金1870万元及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银行贷款利率4倍的利息;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张剑鸣、天宇公司辩称:张剑鸣、宋天骅、戴红俊三人为连环借贷关系,即张剑鸣为宋天骅债务人,宋天骅为戴红俊债务人。因宋天骅无力偿还债务,戴红俊等人才令张剑鸣出具借条。张剑鸣与戴红俊无借贷关系,双方无经济往来。张剑鸣与宋天骅存在借贷关系,但金额也仅限于200万元。戴红俊与宋天骅之间并无真实的资金往来,目的在于通过二人之间的循环转款取得银行转款证明,达到骗取张剑鸣钱财的目的。戴红俊与宋天骅恶意串通,涉嫌诈骗。根据原告提交的招商银行的交易记录,原告存在循环转款的嫌疑,被告保留追究原告以及第三人刑事责任的权利。借条中约定三个月归还,在约定的三个月期限内应当按照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计算利息,超过三个月的时间,应当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利息。股东以其在公司的股权担保,需得到公司的同意。天宇公司加盖公章的行为,只表示同意股东张剑鸣以其在公司的股权承担偿债责任,无担保的意思表示,不应承担还款的责任。请求驳回原告对天宇公司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宋天骅辩称:对于原告的起诉内容没有异议。被告张剑鸣的答辩说是借款200多万元,实际上是1200万元左右,其中有650万是应张剑鸣要求直接打入张北县土地中心,大约300多万打入张剑鸣的农行卡,其余是给付的现金。作为第三人只是收取了相应的欠款,至于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借款应由二被告承担,与第三人无关。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提交以下证据:1、《借条》一张。拟证明,张剑鸣向戴红俊借款1870万元,被告天宇公司提供了相应的担保。2、汇款单15张、银行的流水明细表2页。拟证明,原告戴红俊按照借款合同的约定履行合同义务,将1870万元借款打入张剑鸣指定的宋天骅账户。被告张剑鸣、天宇公司的质证意见为:证据1真实,但借款合同未履行,欠宋天骅款项不足1870万元,该欠款是宋天骅所有债权人的总计欠款(含本息)。不能证明天宇公司系担保人。对证据2的真实性认可,对证明的内容不认可,不能证明原告实际付款给被告,原告与第三人间存在循环转款嫌疑。第三人的质证意见为:对于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及证明目的均没有异议。

被告张剑鸣、天宇公司提交的证据为,转款记录4页。拟证明,第三人宋天骅向被告张剑鸣转款共计324.5万元,因原告提交的借条写明是归还宋天骅借款,但被告张剑鸣向宋天骅实际借款不是1870万元,只借款300余万元。原告戴红俊的质证意见为:不能确定该证据的真实性,且与本案没有任何关系。第三人宋天骅的质证意见为:被告提供的并不是完整的转款凭证,不能以此转款凭证证明双方的转款金额。对于真实性、关联性不认可。

经审理查明,2013年9月4日,张剑鸣给戴红俊出具《借条》载明:因归还宋天骅借款需要,向戴红俊借款1870万元,月息按同期贷款利率四倍计算,款项打入本人指定的账户(宋天骅账户,招商银行4100621255810123),借款三个月内还清;借款人同意以其在天宇公司80%股权及其向天宇公司借款权益承担还款保障;天宇公司在“本公司同意张剑鸣股东作上述承诺”的内容上加盖了公章。庭审中,原告及二被告代理人均认可借条中的同期贷款利率指的是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2013年9月9日,戴红俊以51242502****1214的银行账号分10次给宋天骅的4100621255810123银行账号转款,每次100万元,合计1000万元;同月10日又转款5次,其中4次每次为200万元,1次为70万,合计870万元。以上总计转款为1870万元。后张剑鸣并未偿还过戴红俊该借款。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交的证据,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及庭审笔录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本案争议焦点有二:一是戴红俊主张张剑鸣偿还借款及利息是否有依据,第三人宋天骅是否承担还款责任;二是被告天宇公司对借款是否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被告张剑鸣给原告戴红俊出具的《借条》是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借款合同有效。戴红俊依约向张剑鸣指定的宋天骅账户转款1870万元,已履行了出借义务。借款到期后,张剑鸣应按时履行还款义务,现其未向戴红俊还款付息,依法应偿还戴红俊借款1870万元及利息(以1870万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公布的贷款利率四倍,自2013年9月11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张剑鸣辩称戴红俊与宋天骅恶意串通,涉嫌诈骗及在借款1870万元中包含本金和利息,故应按其欠付宋天骅借款的金额承担还款责任,其余部分应由宋天骅偿还。首先,戴红俊在与张剑鸣达成的借款协议中,约定了借款金额、借款用途、借款接收人及其账户,戴红俊只须按上述约定履行即可。由于双方并未约定,偿还借款时按借款人欠付借款接收人的金额,由借款人和借款接收人分别偿还原告借款。故原告(出借人)无须考虑借款人张剑鸣与收款人宋天骅之间是否存在债权债务,其向借款人主张偿还借款本息并无不当。其次,宋天骅不是《借条》的签署人即不是借款方,其只是张剑鸣的借款接受人,故张剑鸣主张其承担还款责任没有法律依据。至于张剑鸣与宋天骅之间是否存在借贷关系,与本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双方可另行解决。同时,张剑鸣未提供证据证实戴红俊与宋天骅恶意串通、涉嫌诈骗,故对其上述辩驳意见,本院不予采信。此外,张剑鸣主张逾期支付的借款利息,应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规定,本法所称保证,是指保证人和债权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保证人按照约定履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的行为。张剑鸣作为借款人在《借条》中,承诺以其在天宇公司的股权及其在该公司的借款权益作为还款保证,而天宇公司只是表示同意张剑鸣的上述承诺,并未表示为张剑鸣的此项债务提供保证,故天宇公司在《借款》中的承诺不是担保行为,戴红俊主张天宇公司承担连带还款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张剑鸣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戴红俊借款1870万元及其利息(以本金1870万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自2013年9月11日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

二、驳回原告戴红俊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张剑鸣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400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均由被告张剑鸣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根据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款汇至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开户行:河北银行高新支行,帐号:64×××51)。

审判长 成 进

审判员 牟 键

审判员 韩建新

 

二〇一五年七月八日

书记员 王立军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