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热线:136-7518-9053

您现在的位置是:天平法律网 > 成功案例 > 正文

旅游合同纠纷旅行社的责任

来源:网络 作者:李天平 时间:2016-11-06

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鼓商初字第XX号

原告葛XX,男,汉族,1987年8月8日生。

委托代理人李天平,江苏东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XX南京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在南京市鼓楼区建宁路57号。

法定代表人李XX,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XX,江苏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葛XX诉被告中国XX南京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XX旅行社)旅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李X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葛XX委托代理人李天平、被告XX旅行社委托代理人刘XX中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葛XX诉称:原告所在单位南京XX置业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与被告签订旅游合同,载明被告为原告提供宿迁项王故里等三日游的旅游服务。2014年11月3日,XX旅行社安排格融公司员工入住宿迁市晓店温泉酒店,当晚在酒店举办篝火晚会时,因酒店工作人员操作不当,造成原告在内的多名员工被烧伤,原告面颈部及右小腿火焰烧伤10%,经治疗2014年11月10日出院并进行后续治疗,被告通过XX公司垫付部分医疗费11386.2元,对于剩余医疗费及其他费用被告均未予支付,因多次催要未果,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医疗费776.2元、交通费1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50元(50元/天*7天)、误工费21232元(5308元/月*4个月)、护理费2000元、营养费1000元,合计26358.2元;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XX旅行社辩称:对原、被告之间的旅游合同关系及原告在宿迁市晓店温泉参加篝火晚会被烧伤的事实无异议;篝火晚会费用系由XX公司单独支付,并非包价旅游的项目,原告受伤系晓店温泉的员工操作不当所致,被告仅系履行辅助人,为篝火晚会项目起到居间作用,故原告的损失应由晓店温泉的业主宿迁市恒鑫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鑫公司)承担及开具发票的周恒庆负担,本案应追加恒鑫公司、周恒庆为共同被告。

经审理查明:葛XX系XX公司员工。XX公司作为甲方为包括葛XX在内的多名员工与XX旅行社签订《江苏省国内旅游合同》一份,约定旅游路线名为宿迁项王故里、欢乐岛、动漫王国、乾隆行宫、三台山森林公园三日游,行程共计3天2夜,出发日期为2014年11月3日,结束日期为2014年11月5日,出发地南京,旅游费用为460元/人。行程单载明的第一天行程为:上午由南京出发赴宿迁,前往晓店温泉用中餐,后入住温泉酒店;下午开会,晚餐自理,晚上篝火晚会。XX公司向康辉旅行社交纳预付款5000元。

2014年11月3日上午,XX旅行社组织XX公司员工50多人开始旅游行程,并于中午入住宿迁晓店温泉酒店。同时,XX旅行社跟团导游纪媚媚向晓店温泉酒店提出给游客搭建篝火,酒店方面遂安排员工在西门广场上搭建了篝火台子。当日晚饭后19时许,导游纪媚媚召集XX公司员工至西门广场参加篝火晚会。在酒店人员杜户权致欢迎辞时,其员工王梓谕开始往篝火池中倒燃油,然后将木板点着,游客围在篝火池周围观看。此后,王梓谕拿着装燃油的蓝色纯净水桶开始往篝火池里的木板上第二次泼燃油。第一次泼油时,火没有变化,后来王梓谕后退后再次泼油时,火势突然变大,并往四周喷火,导致周围的游客即XX公司员工葛XX、XX、XX、薛XX等人被烧伤。

葛XX等人受伤后,被晓店温泉酒店立即送往医院救治。先至宿迁市人民医院治疗,后于次日转至南京鼓楼医院治疗,住院7天,于2014年11月10日出院,诊断为面颈部及右小腿火焰烧伤10%II0。出院当日,鼓楼医院的出院记录载明“出院情况:治愈,面部烧伤创面已愈合,右小腿辅料包扎在位,未见明显渗出”,同日出具的《疾病诊断书》,建议休息4周(注:“4”由“2”修改而来)。2014年12月10日,南京鼓楼医院出具《疾病诊断书》,建议葛星建休息1个月。

事故发生后,XX旅行社已向XX公司预付46000元,用作受伤员工的医疗费。XX公司出具说明称将该款中用于支付葛XX医疗费的金额为11386.25元。

另查明:葛XX受伤前的工资收入为2013年12月16224元、2014年1月634元、2014年2月22000元、2014年3月1837元、2014年4月672元、2014年5月5216元、2014年6月533元、2014年7月2989元、2014年8月5533元、2014年9月128元、2014年10月1169元、2014年11月6770元。平均月工资为5308元。事故发生后,XX公司向葛XX支付2014年12月工资1340元、2015年1月工资1340元。

审理过程中,针对XX旅行社申请追加被告问题,葛XX认为其与XX旅行社存在旅游合同关系XX旅行社在承担责任后可依法向侵权方另行主张权利,故不同意追加。针对误工费的问题,葛XX称自2015年2月XX公司不再支付其工资,其休息四个月后自格融公司处离职。

上述事实,由葛XX提交的旅游合同、行程单、收据、病历资料、医疗费发票、诊断证明书、银行卡交易清单、晓店派出所询问笔录、XX公司出具的说明、XX旅行社提交的报价单、行程单、发票及本院庭审笔录、质证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以单位、家庭等集体形式与旅游经营者订立旅游合同,在履行过程中发生纠纷,除集体以合同一方当事人名义起诉外,旅游者个人提起旅游合同纠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故葛XX与XX旅行社签订的《江苏省国内旅游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根据《旅游法》第七十一条的规定,由于地接社、履行辅助人的原因导致违约的,由组团社承担责任;组团社承担责任后可以向地接社、履行辅助人追偿。本案中,篝火晚会包含在旅游行程中,葛XX在参加篝火晚会过程中被烧伤,说明XX旅行社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已构成违约,葛XX有权就其损失要求康辉旅行社承担赔偿责任。康辉旅行社承担责任后,可向相关责任人追偿。因追偿问题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且葛XX建亦不同意追加晓店温泉酒店的经营者作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故本院对XX旅行社的申请不予准许。

关于葛XX的损失项目及数额。针对医疗费776.2元,康辉旅行社对此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针对交通费,葛星建主张1000元,其中200元为事发当日包车转院的费用,800元为后续治疗检查的费用支出(往返70元/次),但并未提交相应支付凭证,亦自认包车费用系由XX公司实际支付,故对于其主张的包车费用200元,本院不予支持。结合葛XX的右小腿伤情及其提交的病历记录、疾病诊断书、挂号凭证所载就医次数,本院酌定交通费为300元。针对住院伙食补助费,葛XX主张的50元/天标准过高,结合其住院天数,本院酌定140元(20元/天×7天)。针对出院后的营养费,考虑其实际伤情,本院酌定为450元(15元/天×30天)。针对护理费,葛XX以70元/天的标准主张2000元,XX旅行社对护理费标准不持异议,但认为葛XX出院后不需他人护理,故对出院后的护理费不予认可。本院认为,葛XX系右小腿烧伤,在治疗过程中势必影响其日常自理情况,故结合其伤情酌定护理费为1050元(70元/天×15天)。针对误工费,根据葛XX的伤情及南京鼓楼医院出具的休假证明,本院确定其误工期为2个月零七天。鉴于康辉旅行社对葛星建月工资5308元标准不持异议,葛星建亦自认事故发生后两个月每月所得工资为1340元,故对其因误工实际减少的收入为9174.5元(5308×2+5308/30×7-1340×2)。故,XX旅行社应向葛星建赔偿11890.7元(医疗费776.2+交通费3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40元+营养费450元+护理费1050元+误工费9174.5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第七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XX南京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葛星建11890.7元;

二、驳回原告葛XX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59元,减半收取229.5元,由原告葛星建负担126元,被告中国XX南京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负担103.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李 X


二〇一六年一月十八日

见习书记员 周XX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